网站首页 >> 医疗健康 >>默认分类 >> 抹生姜促头发生长被证实没用!外用涂它最有效
详细内容

抹生姜促头发生长被证实没用!外用涂它最有效

时间:2018-02-26     【转载】   来自:凤凰网健康

好端端的浓密黑发,现在却像是退潮一般露出脑门。近日,童星阿尔法脱发的事情震惊了不少路人。脱发已经席卷到98后了吗?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统计,平均6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脱发症状,而30岁前脱发的比例占了84%,脱发已经呈现出了低龄化的趋势。为什么现在年轻人这么早就脱发?20岁就开始脱发到底是正常现象还是一种病态?对此,凤凰网健康邀请了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杨希川教授为大家解答。

“阿尔法的脱发属于雄激素性脱发,我们俗称‘秃顶’,是最常见的脱发类型之一。而大家普遍认为的熬夜、焦虑、紧张等因素导致,并非雄激素性脱发的主要因素。遗传才是导致雄激素性脱发第一位的。如果父母有该病史,子女秃顶的概率相对更高。”杨希川教授告诉凤凰网健康。

资料图(供图/网络截图)

脱发是不是一种病,主要依靠自己的主观感受。

20岁就开始脱发的阿尔法,到底是正常现象还是一种病态?对此,杨希川教授表示,“脱发多在青春期后出现,阿尔法20岁出现雄激素性脱发属于出现的比较早的。同时,脱发也与人种有关系,像阿尔法是维吾尔族人,他相比于汉族而言更容易出现脱发症状。但脱发是否是病态,主要看自己的感受,是否对你个人产生了影响。如果没有影响,脱发就只是一个状态,但如果对你的生活等各方面产生了影响,它就属于一种病态。”

雄激素性脱发、斑秃、休止期脱发是最常见的脱发。

雄激素性脱发、斑秃、产后脱发、拔毛癖、牵拉性脱发、感染性脱发、药物性脱发、营养性脱发等等,脱发的种类有很多,其中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雄激素性脱发、斑秃、休止期脱发。

雄激素性脱发

雄激素性脱发多见于青壮年男性,初期表现为前额两侧头发纤细、稀疏,逐渐向头顶延伸,额部发际向后退缩,前额变高呈M形。随着脱发逐渐发展,额部与头顶部脱发可互相融合,严重时仅枕部及两颞残留头发,呈“地中海”表现。大多数病人头发较为油腻,可有大量头皮屑,一般无自觉症状或有瘙痒感,也有的头发干燥缺乏光泽。脱发的速度和范围因人而异,多数进展缓慢。

斑秃

斑秃,俗称“鬼剃头”,可发生于任何年龄,但以青壮年多见,男女发病无明显差异。

表现为头部突然出现圆形或椭圆形、境界清楚的脱发区,脱发区皮肤光滑,无炎症、鳞屑、瘢痕,边缘常可见“感叹号”样毛发,轻轻一扯就很容易脱落。最初为小片脱发区,可同时出现一片或几片,无明显自觉症状,继续进展可互相融合成不规则的斑片。斑秃大多可以恢复。新生长的头发,呈细软黄白色的毫毛,逐渐变粗变黑,直到恢复正常。

休止期脱发

焦虑、紧张、熬夜等因素引起的脱发属于休止期脱发,改变作息规律、摒弃不良的生活习惯就可以恢复。如何区分雄激素源性脱发与休止性脱发?杨希川教授告诉凤凰网健康,“脱发的部位不同,秃顶是头顶脱发很明显、发际线后移很明显,而熬夜引起的脱发是弥漫性的脱发,不会有明显的脱发部位。”

另外,杨希川教授认为,日常生活中的不良习惯大多数对脱发影响不大。但熬夜、生活不规律、营养不良、甲亢等疾病会导致休止脱发的出现。“而像使用质量不过关的洗发水并不会引起脱发,最多会引起毛发比较干燥,容易折断;而过度清洁会造成毛干的影响,影响的是头发的质量,属于断发而并非脱发,头发并没有从毛囊中掉落出来。”

抹生姜促头发生长等民间偏方并不靠谱。

“生姜目前基本上证实是没有用的。至少没有证据能证明生姜是有效的。而且老百姓普遍认可生姜生发的功效,所以有人专门对生姜做了研究。而目前的研究没有发现它有确切的生发效果。反而生姜中含有的姜酚中的某些成分,不仅不会促进头发生长,反而还会抑制头发生长,从某种意义上反而会导致脱发。”杨希川教授指出。

杨教授告诉凤凰网健康,“目前最有效的外用生发药物是米诺地尔。而市面推广的生发洗发水都没有明确的生发效果,从某种意义上讲有虚假广告的嫌疑。”

至于穴位按摩是否会对生发有帮助?杨教授表示,从理论来看,做做头皮按摩,会对头皮的血液循环有所改善,但目前没有充足的依据表明穴位按摩可以促进头发生长。

最后,杨教授提醒大家,脱发的严重程度对疾病诊断有影响。如系统性红斑狼疮有狼疮发,临床表现为有较多参差不齐的断发,头发比较枯黄,这些甚至对疾病诊断都会有价值。像营养缺乏头发也会差一些。

总之,出现脱发应首先明确原因,有些脱发只须去除诱发因素即可恢复,不需要任何治疗。所以,我们首先要明确头发是否在减少。如果确定有问题,要结合病史找原因。最常见的检查是做拉发实验。用手牵拉大概20根左右的头发,牵拉后平均掉落不超过3根,就算比较正常的,但这个实验是针对斑秃的,对于其他类脱发的意义并不大,但也可以做。

专家简介:

杨希川教授

杨希川,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皮肤科副主任。任中国医师协会皮肤性病学分会皮肤病理学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及疑难少见病研究组组长、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皮肤病理学组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委会毛发学组委员、重庆市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委员会常委、重庆市皮肤性病学专委会委员等,为《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国际皮肤性病学杂志》、《实用皮肤病杂志》及《皮肤病与性病》杂志编委。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5项。副主编专著3部,参编专著9部,以第一和通信作者发表论文74篇,其中SCI收录15篇。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


技术支持: 立影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