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医疗健康 >>默认分类 >> 【徐宙雄】大爱无疆 用生命诠释“医者仁心”真谛
详细内容

【徐宙雄】大爱无疆 用生命诠释“医者仁心”真谛

时间:2019-10-31     【转载】   来自:搜狐

“中国好人”徐宙雄善行义举不停息


积极参与汶川,玉树,雅安,凤凰,鲁甸等抗震救灾一线医疗救援工作,组织志愿者到云南省南伞为难民医疗救助,支持“为灾区”捐款捐物,多次带头义务献血,个人超过4000多毫升,2014年荣登好人365榜首,近年来积极投身助力脱贫攻坚。履职四年来,我先后资助贫困学生谭苏昊1000元、杨琴1.2万元、许新满1.5万元、方岳明1.6万元;仅2017年度,我就资助了十多位贫困学生,其中一位就读中山大学外语系,花费几万元;还为本单位困难重病职工解决5万多元的扶贫款,为岳阳县黄沙街小学捐赠了5000元的课外书籍;2018年,我用湖南公共频道奖励的5000元资助了10位洞庭湖渔民子女上学;慰问全军挂像英模张超烈士父亲张胜华并为他检查身体,联系志愿者为老人家修复几个月没人处理的房前路灯。2019年,我又帮扶了8位抗美援朝老党员和特困党员。

8月17日已对接资助了三位学生,包括一位初中生、一位市一中高一女生和一位心智障碍儿童。8月24日上午,岳阳楼区关工委启动“大手牵小手、快乐向前走”爱心助学活动,分别资助两位贫困学生共2200元,10月1日资助湖南醴陵残疾人子女3000元。

1997年10月,陈胜华的儿子陈晨不幸溺水,做人工呼吸、心肺复苏三十多分钟才救治成功的。当时病人家属非常感动,硬是塞给他“红包”,当面谢绝,他说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

2016年9月15日中秋节,再次用人工呼吸救活一位心跳停止20分钟的阿姨,并为她捐助2万多元。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了震动全国的8.3级大地震。地震让这座城充满了死亡的气息,还要担心随时发生的余震。

灾区路途上滚落的山石,房屋倒塌下的废墟能看见地震遇难同胞的遗体,触目惊心的一幕幕让徐宙雄倍感心痛。于是,他和许多志愿者一起,赶往灾区,为那些废墟底下可能还有一线生机的同胞们争取生命的权利。

五次特大地震,举债50多万元亲临一线,用于灾区购置急救药品,2018年他们一家商量卖掉祖业三间瓦房和宅基地等偿还全部欠款加利息75万多元,诚信为本,一诺千金,敬业,奉献,诚信,回报社会是他的为人之道。

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第一次交大额党费1000元,第二次10008元,在2019年八一建军节前第三次交大额党费1000元支援国防建设。

徐宙雄是一名岳阳楼区三眼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名普通医生,今年53岁。虽然已是天命之年,但他仍然坚持每天步行上班,几乎全年无休的工作。他说,生命和时间都是有限的,能多看一个病人就能多帮一个人。

本是农家儿郎,立志学医助人

徐宙雄长在农村,父亲是一名医生,因为农村的医疗条件不如城市,因此他看见过许多乡亲因为缺少医药设施和药品,饱受疾病折磨。

看着父亲治病救人,于是徐宙雄早早便立志,要做一名医生。

行医救人是本职,倔强大夫拒收“红包”

在中国人的社会观念里,塞了“红包”好办事,“红包”是一种打开关系的敲门砖,也是一种表达感谢的特殊方式,而却徐大夫拒绝了这种方式。

97年的秋天,一户居民家的小儿子不慎溺水。在家人急匆匆的把奄奄一息的小儿子送到医院时,小儿子已经半闭着眼已经快要失去意识。徐宙雄也着急的满头出汗,但依然要保持职业素养的镇静。经过一番不懈的持续抢救,终于把小孩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

小儿子失而复得,全家人商量着应该要打一个“红包”以表感谢,这在传统中也是似乎是合乎常理的,谁知徐宙雄拒收了“红包”。见医生婉拒,感恩在心的病人家属便又买了烟酒礼品送到了他家,这回,他依然拒收。

倔脾气的他唯一肯收的只有锦旗,妻子称,家里除了证书、奖杯、锦旗,(其他)什么都没有。

 尽心尽责救人,奔波辗转不停歇

2011年11月,一位村民突发高血压中风,送往岳阳市人民医院时已经下达病危通知,需要马上转到长沙进行抢救。

当晚,徐宙雄一路护送几个小时到湘雅第一医院,治疗几个小时后被告知床位紧张无法住院。此时岳阳120救护车早已离开,徐宙雄只好再次联系省人民医院120转院。等住院安排一切事务妥当已是深夜,暮色茫茫,尽管满身疲惫。他选择在尽责之后退去,连夜乘上了回家的火车,第二天依然坚守在平常的工作岗位上。

2015年元月的夜,冬天寒气还未褪去。徐宙雄接到电话,一位老人患病两天粒米未进。他听后起着他的小电驴,疾驰在乡间空寂的小道上,赶往七、八里外的胥家桥村,为老人上门治疗。

他的义举得到了患者家属的连声感激。患者家属要表示感谢,被他婉言谢绝:“你们家条件也不是很好,我来是职责,尽义务,你们多关照下老人。”

奔赴一线救人,匹夫心存国家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了震动全国的8.3级大地震。地震让这座城充满了死亡的气息,还要担心随时发生的余震。

路途上滚落的山石,房屋倒塌下的废墟能看见地震遇难同胞的遗体,触目惊心的一幕幕让徐宙雄倍感心痛。于是,他和许多志愿者一起,赶往灾区,为那些废墟底下可能还有一线生机的同胞们争取生命的权利。

同许多全国赶来的志愿者一样,他们啃着泡面,吃着干粮,与老天做着争斗。他们不愿意让曾经这些鲜活的生命消逝,“救人啊,要救人。”这是所有和徐宙雄一样奔赴灾区志愿者的共同心声。

2010年,青海玉树发生7.1级地震。在地震当天,徐宙雄当即向单位请假,与十多位志愿者一起,带着物资、药品赶赴灾区。

“(他)说走就走,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拿,吃的呀什么都没带,只身就走了。”妻子谈起丈夫这次的“说走就走”,话里满是责备和担心。

丈夫也许不是一个好的丈夫,他舍己为人,拒绝“灰色利益”;他心存国家,在危难之时挺身而出;他爱护他人,在社区当志愿者免费为老人义诊并资助贫困大学生上学。但是,他是一个心存善良的好人。

岳阳楼记说:君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用登上岳阳楼,此人就住岳阳城。


技术支持: 尼尔兔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