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今日关注 >>默认分类 >> 死刑犯临终的一句嘱托,广东深圳民警坚守十年
详细内容

死刑犯临终的一句嘱托,广东深圳民警坚守十年

时间:2019-08-01     【转载】   来自:搜狐

45500元,这是一位看守所管教民警10年间寄出的生活费、学费;临终会面、写信含泪交底,不放心跟眼障爷爷相依为命的10岁儿子,这是一名死刑犯临终前的“最后遗愿”,共同牵出的是一名转业军人、基层民警践行承诺十年,帮助死囚遗孤长大成人的动人故事。

15年前,死刑犯陈某临终托孤,当时35岁的看守所管教民警叶剑雄应诺接下重托。从2004年开始,叶剑雄每年给陈某不满10岁的儿子邮寄学杂费,一寄就是10年。10年间,叶剑雄为这个从未谋面的孩子寄出生活费、学费共计45500元,直到孩子高中毕业并参加工作。如今,陈某的儿子已经25岁,在杭州从事汽修,自力更生。

十年如一日、践行对一名死刑犯的承诺,基层民警叶剑雄一诺千金,帮助一个遗孤完成学业,让这个孩子收获了另一份父爱,感受到社会的温暖,谱写出一曲新时期“人民警察爱人民”的动人赞歌。

唤醒死囚心灵获临终“托孤”

叶剑雄,是广东汕尾人,2003年,叶剑雄结束十六年军旅生涯,和几名战友一起从空军某部转业至龙岗公安分局看守所,实现了职业角色的转变——从空军地勤人员到看守所管教民警。

也许是军人出身的缘故,叶剑雄很快调整好心态,站在了新的起点。2003年12月20日,当叶剑雄第一次以管教民警身份进看守所工作时,第一个的谈话对象是个姓陈的杀人嫌疑犯。

原来,来深打工的陈某由于没钱寄回老家,生了歹念绑架杀人。刚被送进看守所的陈某数日不发一言,拒绝与任何人交流。因为是重刑犯,每天一早和陈某谈话成为叶剑雄的例行安排。在一次次的谈话中,时年34岁的陈某渐渐向36岁的叶剑雄敞开心扉。

没想到,第一次接触,就开始了叶剑雄和这个杀人犯一家人长达十年的故事。

叶剑雄监管陈某的时候,判决还没下来。叶剑雄几乎每天都会找陈某谈话,教育其认罪服法。而陈某特别喜欢听叶剑雄讲当兵时的小故事,叶剑雄就时不时讲一些给他听。

后来,陈某被转到深圳市第二看守所。临行前,他问叶剑雄:“管教,我到了那里可以给你写信吗?我的心里话就是愿意跟你说。”叶剑雄说:“当然可以”。

陈某到“二看”后,给叶剑雄写了五六封信。不管多忙,叶剑雄都会认真阅读并回信,在信里要求他服从管教,遵守监规,不要吵闹;同时也叫他注意身体,讲究个人卫生,天热时每天要洗澡换衣服,预防中暑……

作为一名警察,叶剑雄痛恨陈某犯下的可恶罪行,但对于他在感情上的苦闷,尤其是对亲人的内疚牵挂,叶剑雄也充分理解并尽量给他安慰。

那年10月,接到一审死刑判决书的陈某向看守所提出想见叶剑雄,叶剑雄为此专程去“二看”见了他一面。陈某见到叶剑雄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管教!”叶剑雄想,这声“谢谢” 不仅仅是一声客套话,它还包含了更多内容。

那天,陈某还对叶剑雄说了很多他的家事:母亲早已去世;妻子早就扔下儿子跑了;父亲六十岁了,帮他抚育独子,身体不好,还瞎了一只眼,可每天还要下地干活;儿子才10岁,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钱上学?听了陈某的话,叶剑雄对远方那素昧平生的祖孙俩充满了同情。听到这里,叶剑雄当场答应,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陈某的儿子完成学业。

2005年1月18日,叶剑雄收到陈某寄来的最后一封信,字里行间写满了忏悔与感恩,信的末尾有陈某老家地址和儿子的姓名。叶剑雄明白,这是陈某无言的“托孤”。

十年践诺温暖一颗幼小心灵

陈某被执行死刑后一个月,叶剑雄给陈某儿子寄去了第一笔钱,共1000元。从那之后,叶剑雄每年两次给孩子汇款,孩子读初中、高中的时候,又分别提高了汇款金额。叶剑雄一直与这个孩子保持通信,向孩子承诺,钱会一直寄到他满18岁。

据后来统计,10年间,叶剑雄为这个从未谋面的孩子寄出生活费、学费共计45500元,直到孩子高中毕业并参加工作。

有一次孩子在信中写道:“叔叔,您好,晚上,爷爷回来,我把汇款单给爷爷,他拿着汇款单流泪了,他说您是好人,叫我给您写信,叔叔我和爷爷真心的感谢您。我也知道您的工作一定很忙,您不仅要教育管理像我爸这样的坏人,还得抽空帮助他的家人。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和资助!几年来,您一直从不间断资助我的学业,关心我家的生活,关心爷爷的身体,……正是因为有了您的资助,使我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能在校园里接受教育,也正因为您的关爱,让我感受到人间的温暖和真情。叔叔,您放心!我一定会听爷爷的话,照顾好爷爷,多帮爷爷做好家务,减轻爷爷的负担,不辜负您的期望,长大了做有用的人……,我不会写,您不会笑我吧!”

孩子的信叶剑雄看了一遍又一遍,真的每看一遍叶剑雄都泪流满面,也使叶剑雄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多么懂事的孩子,多么可怜的孩子啊!什么是职责?倘若单从职务角度看,叶剑雄这样做似乎超越了职责范围,可如果眼光放远,胸怀放宽,叶剑雄觉得这正是一名共产党员对社会、对国家、对民族未来应尽的神圣职责!

事实上,这笔费用对叶剑雄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2005年,叶剑雄的工资是5000多元,还要照顾好家中1岁的小孩及患糖尿病、高血压的岳父母。一开始,岳父不能理解女婿的“疯狂”举动——还有更多的孤儿可以资助,为什么偏偏要资助一个死刑犯的孩子?

“我们家省吃俭用可以过日子,但是他没钱就没法上学,连吃饱都成问题。”这是叶剑雄一直的信念——要守承诺,既然当初答应了,就要坚持到底。

为了不给孩子压力,叶剑雄忍住了想去看望的心情。直到孩子19岁时,他才第一次赶赴湖北。见到孩子,叶剑雄嘱咐他“堂堂正正做人,认认真真工作,开开心心生活,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时光飞逝,孩子长大了,也知道了父亲的真相,站在深圳的海边,孩子望着远方,脸上写满了难过。为了照顾爷爷,扛起家里的重担,孩子决定放弃高考,高中毕业后放弃学业,学习汽修。“我的第一反应是很生气,孩子成绩不错,怎么能放弃高考呢?”叶剑雄说。但是转念一想,他又被这个孩子的孝心和担当感动了。

如今,孩子在杭州从事汽修行业,已经可以自力更生,叶剑雄仍会时不时的关心,希望他可以来深圳。“在深圳的话,市场比较大,他也能掌握更多的技能,多赚点钱,以后还要成家。”叶剑雄说。

平凡岗位坚守出一份“不平凡”

当看守所管教民警时,叶剑雄主动请缨,要求去管理看守所的病号仓,先后监管了75名艾滋病和716名肺结核在押人员,工作压力和工作强度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家人开始不理解,回到家后叶剑雄不可以跟自己的儿子亲密接触。看着叶剑雄的坚持,家人慢慢消除了疑虑,默默支持他,让他卸下包袱轻装上阵。

随后,叶剑雄被调至龙岗公安分局指挥处,然而,已经是一名五旬老民警的他,再次主动请缨,要到基层派出所“锻炼”。2017年,他被调至大运城派出所,主管聘员中队。他把部队多年带兵经验融入到了聘员管理工作当中去,短短几个月,大运城派出所聘员中队发生喜人的变化,巡逻队员着装整齐、精神饱满,这位“老”民警散发着的热情和活力再次让领导、同事对他竖起大拇指。

从军16年,从警16年,叶剑雄在平凡岗位上创造着自己的传奇,他先后获评深圳关爱行动 “十佳爱心人物 ”“ 广东好人 ”“ 深圳市优秀人民警察 ”“ 广东省优秀人民警察 ” 等荣誉。“我是一名人民警察,要对得起警察前面的人民二字。”回首三十二载的从军从警生涯,叶剑雄如是说道。

责编:宋家臣

技术支持: 尼尔兔科技 | 管理登录